Tuesday, May 03, 2011

辐射导致孩子罹患血癌智障 两红坭山受害母亲倾诉心声





李龙辉
2011年5月3日
下午 1点41分




“你看到我和国良,有何感受?”

这是一位照顾了一名智障儿子近30年的妈妈兼红坭山亚希厂受害者,在接受媒体访问时,如是反问记者。

69岁的黎群(左图左)在1982年为了照顾家中7名子女的生计,不惜大腹便便怀着谢国良成为水泥匠,参与亚希厂的扩建工程,负责砌砖。

挂辐射仪常闻到难闻气味

她工作时,厂方都会要求包括她在内的数十名工友,胸前挂上一支类似温度计的针状液体物,而她当时并不知道,那是测量体内辐射辐射量的辐射仪。

黎群在砌砖时,常常闻到一股很难闻的泥浆味道,会使到她很口渴很想喝水,不过她却不以为意。

直到甲板村(Papan)的村民抗议亚希厂,打算将废料埋在该村,并劝告他们不要继续工作后,才惊觉此事并停止亚希厂的工作。

孩子智障心脏有孔白内障

黎群在停工不久后便诞下谢国良。谢国良不只体重过轻瘦小,经常哮喘,最后被诊断出心脏有孔、双眼有白内障、更是一名智障小孩。

现年29岁的谢国良的智商仍停留在2、3岁阶段,小时候坐在地上头会自动倾斜一边。双眼更因白内障关系,眼珠在他揉眼睛时会凸出来,仿佛眼珠会掉出来般。

赴日本谈判蹲在街头喂奶

她没有办法出席亲朋戚友的婚宴,必须留在家中照顾谢国良,在一些佳节如母亲节时,也没有办法与孩子出去吃饭,因为谢国良会四处捣蛋抢东西。

黎群说,本身在照顾谢国良的过程中,非常辛苦,在谢国良生病时必须抱着他,哄他睡觉直到天亮,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,期间更花了不少钱,替谢国良治病。

“钱是事小,精神才事大”

她在接受《当今大马》的访问时端出照片说,在反辐射抗毒委员会与专家和律师,当年远赴日本的三菱公司总部,与该公司针对亚希厂进行谈判时,本身与谢国良也有随团赴会,惟该公司拒绝让她参与谈判,她只好蹲在日本街头喂奶。

她也说,本身在红坭山居民对垒日本三菱亚希厂的官司时,曾出庭聆审,但却遭不明人士劝说愿意给她一笔钱,不必来到法庭。

“我不知道他们是谁,但是我告诉他们,我不要你们给钱我,可是我要你们给我赔偿。”

三姐初中辍学照顾谢国良

稀土厂也典当了谢国良三姐的前途,当时母亲为了家庭生计,无暇照顾谢国良,因此她决定辍学,留在家中照顾谢国良。

“我那时13岁,念到预备班便决定不念了,要照顾他。母亲要在外工作养我们,我的妹妹那是也是才10岁,因此那个责任就自然落在我身上了。”

她在谈起这个辛酸史时,数度语带激动地说,本身在小时带谢国良出去玩乐时,都会遭其他孩子的嘲弄歧视,让她非常不是滋味。

这名要求匿名的姐姐表示,“我们现在已经流到眼泪都干了。”

盼福利局往后能照顾孩子

随着黎群的年迈老去,她希望福利局能在往后的日子能照顾谢国良。

据报道,福利局已亲自登门探访黎群,协助谢国良申请认证卡,一旦获得批准,他每个月将可获得至少150令吉的援助金。

孩子病痛不断不幸患血癌

亚希厂的受害者的不只黎群母子,55岁的印裔妇女潘嘉瓦南(Panchawarnam Shamugam,左图)也声称,稀土厂导致她诞下一名患有血癌的女儿卡斯杜丽(Kasturi Chellen)。

她在受访时说,本身当年身怀六甲,在稀土厂后方的河流从事清理芭场工作时,经常吸入稀土厂所排放的难闻气体,双脚也因长期浸泡在含有该厂所排放出来废料的河流,常常会肿胀。

她在1988年10月27日诞下卡斯杜丽后,发现卡斯杜丽的病痛不断。

女儿经常头晕头痛流鼻血

“我两个较大的孩子都不会这样,就是她会这样。”

她指出,卡斯杜丽自小开始便经常头痛头晕,更会流鼻血,虽然她经常看医生,但医生却无法诊断出卡斯杜丽的真正病因胡乱开药,加剧她的病况。

潘嘉瓦南继指,直到她女儿10岁左右,毒理学家再也巴兰告诉她,卡斯杜丽极可能是患上血癌后,她再次求证之后,才确认此事。

记性差无法完成中五学业

23岁的印裔少女卡斯杜丽目前和父母同住,如今在怡保的一家百货公司当销售员。《当今大马》日前登门拜访时,她正在工作。

潘嘉瓦南指出,卡斯杜丽自小的记性就不好,进而影响她的学业,导致她还没念完中学,就因成绩太差而辍学了。

她也说,其女儿如今工作也不能太操劳,胃口也不好,在一个月内便会头痛、头晕及呕吐2、3次。

她也出示卡斯杜丽的X光照,指卡斯杜丽的胸骨是弯曲的。

大众保健医疗所提供援助

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主席丘运达在受访时说,该委员会在上世纪80年代的反辐射运动期间,成立了大众保健医疗所,专为当地居民诊断健康状况,看他们有否被辐射影响(右图)。

目前这个医疗所,每个月会提供黎群和潘嘉瓦南150令吉的援助金。

他指出,当年怡保高庭裁决亚希厂必须马上关闭时,却因为缺乏证据证明该厂的辐射废料影响当地居民的健康,因此三菱公司才不必对居民作出赔偿。

法庭裁决亚希厂影响居民

丘运达(左图)也驳斥科学工艺及革新部副部长法迪拉尤索夫(Fadillah Yusof),声称红坭山亚希厂辐射废料并没影响当地居民健康的说法。他强调,当年法庭就裁决,稀土厂的生产过程对当地居民有害,必须马上关闭停止生产。

他继说,亚希厂在2003年拆厂时,其总经理曾说过要用2年时间来拆除,更必须用水来冲湿工厂才可拆除,以避免工厂含有辐射的灰尘外飘,影响当地人民健康。

根据《马新社》报导,法迪拉早前说,自红坭山亚希厂在2003年停止操作至今,就再也没有接获任何污染投报或发生意外,因此这批含有放射性物质钍(Thorium)的物质从未威胁当地居民健康。

他说,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设下的国际标准,莱纳斯稀土厂所制造废料,并不视为核或辐射废料,反而归类为含有辐射原料的工业废料,所含的辐射程度与土壤分别不大。

1 comment:

  1. mari undi di sini

    http://mari-mengundi.blogspot.com

    ReplyDelete